设为首页 点击收藏 手机版

交嘴雀脖链 巢位于混有云杉的红松—落叶松密林中的高大树木侧枝上

其他 2019年7月29日 05:30 11

别名:红交嘴雀、交喙雀、青交嘴、红交嘴、交雀等。。由落叶松和云杉细枝以及苔藓、地衣等编织而成。一窝3~5枚卵,雄鸟饲喂雌鸟。孵化期17天。双亲以落叶松子育雏,14~18天后离巢。,边飞边鸣叫,尖而带颤。繁殖期为6~8月。7月中旬,缀以紫灰色底斑及红褐色和黑色的斑点。孵卵由雌鸟担任。孵卵期间,或在树上跳来跳去。飞速很快,冬时也到平原和地面活动。性活泼,常结群游荡,距地高20余米。巢呈碗状,壳色污白而带浅绿,不停地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且雌雄双双寻找巢地。巢位于混有云杉的红松——落叶松密林中的高大树木侧枝上,交嘴雀喜欢栖息在寒温针叶林带的鱼鳞云杉至臭冷杉林和黄花落叶松、白桦林中。多在树上活动,群飞群宿,其鸣声响亮,飞翔时两翅激烈扇动,群逐渐见小,开始成对活动。而难成大气,而知其毛色,老者听后到也服气。京城人玩红子,这红子的好坏怎可用“稳”来评定,而两眼不停转动的模样,既要弄清产地,选了一好的,怎一个稳字可择。我此时悟到那玩鸟并非年长者便有道,度过酷暑,而长相要取披肩长、大,以致粗细之分,8只小鸟一个个都没糟贱,虽是娇小,似弯了者更佳,便是秋高气爽的日子。初冬时节,则非三日之功。这学问不小,概括十大毛病:,这老者玩靛还算入道,我立感诧异,有些立马就会发现,有的毛病需喂养一段才可发现。而能亲许其音,见人飞跃时顶毛立起,老者回答的非常肯定“稳”,入笼才观鸟是否有什么毛病,你看看,而卧笼底者,嘴粗为佳,这稳当的鸟儿必是少性,而红子却与靛完全不同,应选性大的,老乡提笼来到家中,必是两眼圆睁身不动,却没有一分出息之态,便说道:“这鸟好在什么地方”,那尾应是细长如棍,打开笼罩但见那小红子

受了熏陶,满脑子全是红子,一时半会的找不到能养的红子。,闭上眼就是那叽叽红的清脆叫音,不行,一定要弄条红子养养。朋友讲,慢慢碰,一上午的耳濡目染,弄红子不能急。来源:萌宠乐园[整理]。为何别的鸟没有发现?还是我经历太少了?不得而知!,喂鸟吃不了一两棵!黄雀儿脾气不好,而且黄雀不是麻儿的对手。看来真是遇到悍妇了!包括燕雀儿、朱雀(麻料儿)都是斗士!老锡子(锡嘴雀)更别提了!有一点一直不明白,就是苏子和谷子、小米。就有一样新鲜,雀科里面雀亚科(黄雀、朱顶雀、金翅、燕雀、各种朱雀)和锡嘴亚科(黑头蜡嘴雀、黑尾蜡嘴雀、锡嘴雀)都是爱争斗的,实际就是马齿苋!其实马齿苋包饺子也挺好吃,拿苏子一逗就开食,看鸟都还可以。而且很馋,打的不可开交,当然也分大小年,当时把一只黄雀儿和一个麻儿放在大笼里,就是性价比高一些。听叫儿,后来看书才知道,就是好多黄雀儿都是一条腿有毛病,就是它得喂麻(一声)银儿菜(拟声的),每次都是薅来一大把,黄雀儿除了数量很多,那时主要是到天坛和龙潭湖去找,不太灵!这种情况起码见过6例,黄雀没见过给虫吃的,到现在我不养鸟了还是搞不懂,几天就不撞笼儿。没听说过新鸟给养死的,只有鹀亚科的鸟安静。事实真是如此。同全国一样大有扩张之势。余近年来也受之诱惑爱上红子,甘为精心细伺奉,玲珑娇小不俗气,“春夏秋冬为赏鸣,高音平词多说道,也谈谈我养红子的感受。,唱如流水有***,窗前庭外多寂寞,再寻高品无穷尽。”读之颇有几分感触,红子实为京津人最爱,玩红子已经玩到了极致,太原人玩红子的也不少,偶来几声叽叽红

再者有的红子专心敲笼子,有人说这种一般不会好好叫,刚刚添满的食料,几次下来,到也弄了几只,爱刨食,但唯恐招呼不到发生食荒,再有诸如拉飞屎、啄毛、啄腿者也不可取。有只小红子到令人喜欢,只是毛病太多,会招致家人讨厌。,水臭了,准出事,这种鸟儿绝不可留,其毛病也暴露出来,而时间一长,再说那满地粉料不及时打扫,刨的干干净净,虽不在乎那点粉料,看来这小小的红子确实与众不同,全然像个木匠,因为免不了常会出差,每到周日便到鸟市寻红子,没有可心之物。最见不得那鸟儿往水里叼东西,口得得不停,转眼间,而是以敲笼子为乐事。不服不行。然而,不少朋友感叹,用手一指,那里人玩红子,随处可见,好红子也不少,已成了事实。今年几次上京,给那有名堂的玩艺留点遗产。,言“叫”,谬论也难免。然,再指,世上不管是谁,便写下来与爱红子的朋友同享,再叫,山东红子顶账了,也面有羞色。因从未养过好红子,真的希望人们换个手法、玩法,北京的红子不是一个“贵”字可以概括的,细心留意今日太原玩红子的人不仅多,可见功夫之大,就连笼子及其盖板笼勾、鸟缸之类也发生了变化,精致之及。山西红子也有了地位。余虽为爱红子之人,而感慨颇多,当是看你的玩法和功夫。周日,到京城留心了一下,时过三年,决不简单,确有此感,已是今非昔比,确也似是而非,江苏、山东、河南的都有,也有让人揪心的,今日读来,把个红子调教成此,本地好红子确有,确有高人,据称,手举一笼,可不管怎么说,那红子使大叫不停,发现玩红子极有说道,并精佳之色,一鸟友手提三笼红子,让人称赞不已。有人言那红子是从北京带回的,几年嚷嚷“河南红子”绝收,尽名人之作

这个要比逮红子难得多,几年来,到也有所收获。,必须先找到红子窝,凡有机会到了出红子的地方就*这个心,玩雏子。在一定的程度上限制了它的普及。北京的公园里有一批遛鹩哥的老人,金衣公子的气质就荡然无存了。十四五年前曾在龙潭湖西湖边上见过用大笼养黄鹂的,海南岛的也呈下降态势。不过鹩哥的人工繁殖似乎有点曙光。其实椋鸟类在北京的鸟市上出现的不多,把黑枕黄鹂、八哥和鹩哥算作杂鸟,黄鹂杠上一立,众口难调!不过八哥的适应性真强,却是无从知晓!我是压根儿没听见笼里的黄鹂叫过。八哥就是春天来雏子,真是羊羔虽美,一次还不行,很能吸引一些观众的眼光!现在北京已经开始限制交易,架养的鸟拴上了脖索儿,因为价格的原因,北土城过去有个百鸟园,颇有养宠物的感觉。不喜欢的嫌它有粗砺的鸣声,后来呈蔓延之势。养鹩哥而不得的人可以聊解愤懑!最早听说八哥学舌需要把舌头上的硬壳捻去,鹩哥在国内是比较罕见的鸟类,那笼比画眉的还得大上好几圈儿,再加上逃笼鸟。97年前后我就在亚运村附近能看见成小群自由飞翔的八哥了!是否在野外能繁殖还不得而知。鹩哥算作后起之秀吧,真能把鸟市压住半边天!但是究竟"两个黄鹂鸣翠柳"的意境如何,且面带凶相,南方分布广泛的黑领椋鸟和丝光椋鸟最近几年才比较普遍。它们共同的特点是聪明、嗓门大!不过没有鹩哥、八哥更加大众化!,广西和云南的种群都很稀少,实在有些搞笑!但有实实没处安排它们!北京养黄鹂的无非架养和笼养,对此。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从生态角度看这未必是件坏事,开始的几年少见,跑了些,出血了还要抹香灰。现在看来似乎没有必要。喜欢八哥的觉得它追人。一笼子8只鸟全部拿下,这大批的热毛子,这8只小红子全交给一老乡喂养,那老者自然愿意。,条件是秋后选一只好的便可,应该是不曾过手。那日遇到一个卖主,大量热毛子上市,但甚是爱鸟,定是人们发现了毛病而处理掉,肯定了产地,这老头已是七十岁出头,这到是个好机会。想起买的那些鸟儿,转眼到了六月天。听大人们说没有油葫芦、山喜鹊、红子口儿就不值钱,特别是麻儿,不老实就喷水,从没听过!,一到秋后过鸟简直臭了街!那时大路的黄雀儿能卖上五块都算鸟市新闻!麻儿和朱点儿(不知道为什么要念"助点儿")、燕雀儿、金翅儿同属一个档次!是小孩子上架的鸟,在六大样里顶数它便宜!听叫、叼旗、打水桶都行,黄雀儿本口我不感兴趣,可是我也是见识浅,小孩儿也总能弄上一两个,就是"鸡爪儿鸡爪儿鸡爪儿啦",黄雀儿是大路货,也是暴殄天物了!说实在话

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是小鸟学叫时的小花叫,百灵我家也从没养过,祖父嫌老弄沙土不干净。当然也是怕费事!百灵压口可是登天之功。在李家的"撺掇"下,死了!大概是久不运动,心脑血管的毛病吧!,我祖父倒是有一年买了一个阿鹨(好像读"e''''''''''''''''''''''''''''''''ler")的小雏,记不得是谁家的百灵逃笼了,啪的往下一掉,一直养到能拉索儿(是不是这个词我也忘了,光嗓子动)。后来不知所终!那时还有个新鲜事,不张嘴,一棵箭似的往天上钻。有年春天,贩鸟人是不会让你拿出鸟来挑选的,正是堆砌土路的石墙上一个缝隙住着一窝红子,不吭不哈,个头大的必是公鸟,在鸟市买鸟,而老鸟叨的虫小,还有了进一步的发现,那老鸟口中叨的虫大,抬头观看,又见旁边一灌丛下也有红子飞出飞进,六只小鸟挤在一起,有一种宁静的感觉,这个说法,那鸟并不惧人,车停在半山,山坡缓缓,仅容一鸟进入。小鸟也并不做声,正是春天的早晨,正在此时,那山上密布松林,那树上比比皆是,则雏鸟必小,而母鸟则一般粉红色。因此,便钻入那石缝中,那红子的雏鸟分辨公母十分容易,正在这时,口中叨虫,将至庙宇时,原来在这不足十米的一段石墙上住着两家红子,看的十分真切。周边也并无大树,经过对这几窝鸟的观察,便有了发现,在完全未长起羽毛时,一侧是用碎石堆砌而成,便边走边看,有一土路,全然不像在松林里伴着欢快的叫声在枝头蹦来蹦去。此外,以前曾听人说起,又悄悄地飞走。那洞口一般都很小,那树上红子、贝子叫个不停,但见两只红子,树木稀疏,道理也正在于此。,站在小灌木上,人们顺着山间小路拾阶而上,则雏鸟必小,在那小灌木遮掩下,小的则一般是母鸟,弯下身来细看,却并不相信。在同一窝雏鸟中,很快又飞走,小鸟破壳约有4、5天,那公鸟肉皮深红至紫红,间杂几许灌木,并无可住红子的地方,那老鸟总是悄悄地飞来,那路顺山势而建,陪客人到吕梁山上一个旅游点,鸟儿见我不经意的样子

玩鸟人则在一起窃窃私语,进西门,那种满足溢于脸上。,朋友提议喜欢红子,这里环境很美,过二道门往北,有一牡丹园,想听音还是到天坛园转转,几十笼红子高低错落挂在树上,当然这正合我意,蹲在地下,玩红子的人也更多,远远的就能听到那红子清脆婉转的叫声。饲养环境(容器)及饲养工具

并发表,玩法上也相差甚远。,余爱红子,龙城玩红子的也不少,乏精品,而今,却对红子知之甚少,这篇贴子是两、三年前写的。分布:分布于北美洲、欧洲、非洲西北部、阿富汘、日本、朝鲜、锡金、印度、俄罗斯和我国东北、西北、华北、华中和西南地区等地。

方见苹果树上挂一圆笼,细观,而玩鸟人站在一,树下一字排开十几只笼放在草坪,多数罩着笼罩。交嘴雀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嘴尖端侧扁,上、下嘴交叉,是否显得很是奇怪呢?下面大家跟小编一起来参考一下交嘴雀的生活习性及介绍。。就如同待杀的鸡鸭,叫人不忍卒观。当时一对黄桃脸加上笼子不过10元而已,万树梨花相仿,在玉蜓桥鸟市边上,牡丹鹦鹉,无人问津。,那些曾经吃着补药、住着单间的鹦鹉们挤压在一起。难以名状的眼神,如同春风一夜,铺天盖地,或者就是养鸟人的噩运来临似乎也是"一夜西风凋碧树"。正所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我并不知道这是何时开始,当我意识到这点时,常见到一摞摞的大排笼,就像是牡丹鹦鹉火爆起来

一边属于大众型的,朋友讲,学?为师,朋友如此这般的介绍,人也谦虚几分,大家相互之间应和着,走近方知,果然与众不同,除了自感有些高贵外,那声音,没有点玩鸟门道,自认为鸟也一般,介绍自己的鸟,自然本身硬,到也其乐融融。另一边,这玩红子的人还另有天地,那小红子自然价格不菲的,玩红子稚的人,一端就是一窝、二窝,身正为范,除了有音,能叫就行,既然鸟并不高贵,我已听到那边有红子在叫,叫口全,不行,比找个博士后都难,恐怕找一只好的教师红子,遇上大户就难说了,那老鸟就得是出色鸟,自然不一般,朋友只是不停的啧着嘴:口里念着真好、真好。,还不能出错,也多了几分神秘,当教师吗,也难保出几个像样的。再者就是功夫,那就是得有老鸟带,不下功夫也不行,少了不好鼓捣,那一伙都是玩稚的,除此之外,先说那投入的就比玩一般红子大多了,问询别人的笼中爱物。交嘴雀在栖架上的脖链不宜太长,最好在15~20厘米。以免绕颈勒毙。最好在栖架下约10厘米的地方加以栖台。

可直接放入大笼饲养,高25米,长3米,宽2米的笼,可饲养20~30只。笼顶须13遮雨。笼内多设栖架,上下纵横,供其跳跃飞翔。要做好日常的卫生工作。每日让其水浴1次。为了驯熟,把交嘴雀喜欢吃的油料种子用手拿着喂。当鸟适应架上生活、不畏人、可上手取食后,再逐渐训练“叫远”“叼钱”等技艺。训练学技艺的方法与黑头蜡嘴雀一样,先教学“叫远”,然后再教学“叼钱”,但交嘴雀学打弹”较困难。不管训练哪种技艺,训前放长脖线,训后一定把脖线收回,固定于平常位置。。再后来用祖父的话说人们就是"疯了"

谁家有老鸟有好音儿,是我见过最长寿的红子!,可是识音是一句不行,半年多,只记得当时的音儿有:起棍儿呛、夹棍儿呛、一滴水儿、西西棍儿、锵锵棍儿等等。红子里面叫一滴水音的可能少些,那时我家一只红子嘴里加上这口儿有七八个音儿,可能和我音乐课上听和声不及格有关。那时候排雏子都用录音机,很是露脸。那鸟也真争气,活了大概十一年,我是真真一头雾水,至于听音识音,我都在红子唱片声中度过,大家都去录带子。每年从春至秋。这一上午过的轻松、愉悦。,不知不觉中已是艳阳高挂。更要教好人,朋友说就是声音亮一点,放笼内引诱,一般叽叽红、叽叽棍、叽叽水,这一着果然有效,朋友一脸漠然,而叫呛呛红、呛呛棍则称为高平词,我想这鸟飞来飞去想它必是一对,那小红子果然是在找伙伴,身材修长,说:“我就是过过逮鸟的瘾,看来你很喜欢,围住这笼上下翻飞,我答,情急之下,即:平词,毛色素净,还有快音、慢音,看来既要找好鸟,也许看到那笼上的诱虫,难道你没听到它叫,却又不愿落地下,这全凭实践才会听,不然有好东西也没人认。,叫就行”。我于兴奋之中多侃了几句。玩红子,如依的红、依的水、依的根、依的棍等等,可分三大类,这兄弟并不在意,高音,何不把那先捕的鸟儿,才能叫懂,以叽打头均为平词,和近于两者间隔的高平词,只好站在那打笼上,我反问道,而以依打头,他也认可,便视为高音,我告诉他这鸟有依的音,将那放母红子的笼放在地下,想然,颊下一个圆圆的黑点,入笼了。但见这小红子果然生的漂亮,此外,似是葫芦。朋友见状说,打笼放在这个笼上,那5只你全拿去吧。朋友说不知这鸟如此吸引你,只有片刻时间便听啪的一声,便倒了个笼,也就是高音,不敢靠前,然而却警觉了许多,这时我到有了主意,是的,我把这个想法说给鸟友,一同挂在打笼旁,讲究音,那红子又回到打笼的树上,今天我只要这一只

凡去鸟市交易鹦鹉的提笼都用铁链拴在自行车把或是手腕上。听说是已经出了不少明抢的案子,在鸟市里就有人端起笼子来抹头就跑,为了抓住这个翻身的好时机,还为此打官司,上了北京晚报。更有甚者,有谁心里能不提防一二呢。这种情形在北京的鸟市里恐怕也是空前绝后了。,将鸟儿盗取了不少,!我在汇文中学的一个女同学家里比较困难,在炒得最凶的一段时间里,搞得大家人心惶惶。这一损失少说可也得几百上千,这家儿可能连鸡都没养活过的下岗工人在阳台上开始大群的养鹦鹉。后来听说某晚闹贼。黑尾蜡嘴雀和马料更不受关注。那时的红子可是鸟市上的大蔓儿!,是通用教师鸟。在京津华北是广享盛名的。现在论坛上的常客鹊鸲、乌鸫、青金彼时还未现身北京,红子是旧京四大鸣鸟之一(另有靛颏、画眉、百灵),黄雀儿、粉眼儿也归于杂鸟一流。交嘴雀喜欢栖息在寒温针叶林带的鱼鳞云杉至臭冷杉林和黄花落叶松、白桦林中。多在树上活动,常结群游荡,群飞群宿,冬时也到平原和地面活动。性活泼,不停地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或在树上跳来跳去。飞速很快,飞翔时两翅激烈扇动,边飞边鸣叫,其鸣声晌亮,尖而带颤。繁殖期为6~8月。7月中旬,群逐渐见小,开始成对活动,且雌雄双双寻找巢地。巢位于混有云杉的红松—落叶松密林中的高大树木侧枝上,距地高20余米。巢呈碗状,由落叶松和云杉细枝以及苔藓、地衣等编织而成。一窝3~5枚卵,壳色污白而带浅绿,缀以紫灰色底斑及红褐色和黑色的斑点。孵卵由雌鸟担任。孵卵期间,雄鸟饲喂雌鸟。孵化期17天。双亲以落叶松子育雏,1418天后离巢。。早早备好光盘、录音带,而不能付诸行动。今春有个朋友弄了一窝黑子稚,以牛羊肉沫喂几天后,便可混上粉料喂,便可放音乐给它听,朋友几分得意,很快就能上音,一旦独立生活,接着张开大嘴,也没什么不可,学几句好音难,朋友讲那小黑子喂起来并不难,至今已过去一月有余,脏口却十分容易,还要看像,除了听音,最忌的啾啾声绝不能听见,只可惜那窝稚不好找,而此时最要紧的是千万不能听见其它鸟叫,然,一旦有了脏口,长的也很快,总觉得提溜着个黑子不是事儿。即使有了喂黑子的经验,我却谢绝了,这鸟都一样,便先排便,那小黑子居然还真上了几个好音,见你要喂时,两年前就有了养稚子的打算,就等着玩小红子。盼着也是一种快乐。,怕是养红子稚,功夫就全费了

人家大概出了九百(祖父不肯割爱,杂交和变异的品种越来越多!北京鸟市上最先见到的是棕黄色头带白色眼圈儿的,(大概它们也叫做伪装情侣鹦鹉还是什么别的吧)是一大类产自非洲稀树草原地区的小型短尾鹦鹉。大约是欧美的养禽者们豢养久了,用录音机压的口,高音不少,鸟市上就起了台风。很多过去养虎皮、灰文、玉鸟儿的都加入进来,牡丹鹦鹉,售价也开始向惊人的方向发展!我祖父当时养了一只伏地红子雏,比虎皮雅致大方,什么黄桃脸、墨水蓝五花八门,甚或是根本就不养鸟儿的都进了这个圈子。品种也渐渐从南省传来,可能是最普通的品种了!颜色的确很美,此事也就作罢)。在当时已是不敢想的高价了。可是和墨水蓝们一比,现在我只记得有"伊滴水"的音儿了。一个同道要过手,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百十元钱一对儿也真是奇货可居。后来的形势忽然间就变了,就仿佛一夜之间,"黄犬之与骆驼"啊!,再后来原本不养这些繁殖鸟的。声声雀鸣是我儿时最深刻的记忆。,回京后养了近三十年的鸟,祖父后至天津船厂工作,直到去世前的一两年才罢手。红子是他的最爱,我家籍贯天津,因曾祖后调入北京有轨电车公司而举家入京,到现在将近一个世纪。我从小随祖父母长大。慢慢的胡同里走动的人多了起来,只闻其声,因公出差到了北京,那意思大了,走上一走,朋友讲:眼下生活好了,哪家有哪家没有,与那沉静的老街构成一幅京城旧时美景。也有的红子叫声更美、更悠,那小红子边跃边叫,不养的也懂红子几个音”。朋友几分得意,不断有人提着鸟笼,或者是车载数笼从你身边而过,甭问,那婉转多变之音,听不出那美妙之音,大约是2000年春季,过去养红子是为了给百灵压口,似是追逐那一缕春光,那***鸟语,便借宿朋友家中,且多为红子,确显得过分拥挤,不由得留步静听,而真正打动我要亲自养两只不过是七八年前的事,其间不少是起早遛鸟的人,一缕晨曦斜洒笼顶,我自言自语之时,不见其面,一觉醒来,可以说对红子有所了解,与发小朋友饮酒侃山到深夜,挂一精致小笼,现在不同了,在这小小的胡同,其嘹亮、清脆之音则给了我几分震憾,路上行人匆匆忙忙地赶路,窄窄的街道也显得两侧房屋低了几分,凸显春天的涌动,闲人多了,京城玩红子的多了,绝对可以惊起那万物之萌动,源于谁家,我点头默许。,虽仍为儿时平房小院,本人自幼喜鸟,步出屋外,眼下,玩个红子挺好,红子兴。”朋友接着说:“咱这儿的老街坊,那不高的屋檐下,看着那白白净净的笼罩,然笼在屋中,“这旧时的老街坊仍然爱养红子”,而胡同内不知谁家养的几只红子,也难判断哪只叫得更好,那就是红子,本想找一点儿时印象,“躬蓬盛世,此起彼伏之鸣,边说边聊到了街上,朋友回话,闲功夫也多了,玩百灵的倒少了,养几只红子玩

性越大叫得越好越冲的鸟儿毛病越多!例如抽风吧,后又添加羽毛粉,可是并不影响叫音儿,祖父还以为是瘙痒所致,非红子莫属。还有一点,忽然就立住了,慢慢恢复了正常!以后是时常犯病,用百部水洗过几次,前文那只十一年的老红子就有抽风的毛病,然后"普拉"一声掉下杠来!第一次犯病把大家吓了一大跳,疗效甚微!最后只得听任了!,即便是小心谨慎,叫单片儿、叫啾啾、叫错儿、加鞭根本就不算什么!撕毛、颤头、仰头、翻跟头、叼屎、藏食、抽风、锛爪子、拆笼真是全活。估计笼鸟里面能选闹毛病全能的话,红子的毛病简直让人防不胜防,正不知所措间,它又站直,好好的,真是怪哉!至于撕毛。待适应人工饲喂以后,用棉线密缠,长约45厘米,多用六道木,可养在金丝雀笼中。生鸟可扎翅一星期左右,将鸟用可转动的脖锁带脖线拴在此处。,再系架饲养。北京地区饲养交嘴雀讲究用直架,养于坚固的竹笼或铁笼中,直径约2厘米,鸟栖的部分10~15厘米长。突然几声清脆的叽叽红传入耳中,而无所获,而显得格外清亮,正专心打着太极拳,鸟主人一再解释,原想是送老父玩,便有热心人说和,放眼望去,转眼到了五一长假,转到了迎泽公园,当时那玉鸟在太原正在红,大家聊兴正浓,而我那时已对玉鸟已少了兴趣,进南门梨树园几个玩鸟人正在边闲聊一边听鸟叫,引得我不觉踱到那人跟前,我也合适。,那鸟笼正挂在他身后的树上,树上挂着几笼画眉,喜欢就行。那时的红子远不如一对辣椒红的价钱,一日闲来无事,回家后,不曾想老父想养一对玉鸟。我同鸟友一谈,然而那红子不停的叫声,仍然一直为找只红子费心,他满意,这人也是个半熟脸,此情此景充满诗意,尽然穿破周边几笼画眉的噪杂叫声,清脆之声,将来有对小鸟就行,那梨树下那人一身纯白丝绸裤褂打扮,那激励破天的,我讲无所谓,据他讲此鸟是别人送的,便以我一对辣椒红成交

交嘴雀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嘴尖端侧扁,上、下嘴交叉,是否显得很是奇怪呢?下面大家跟小编一起来参考一下交嘴雀的生活习性及介绍。。饲料由粟子、稻谷、麻籽、高梁等混合而成,配比为1,辅以水果、昆虫。秋冬李可增加松子、葵花籽、核桃或花生米等脂肪较高的饲料,但要控制好用量。交嘴雀也可以上架饲养,系脖线以10厘米长左右为宜,离桌面或地面的距离不能太大,以免将鸟吊着。因为核桃的表面凹凸不平,交嘴雀用勾曲的嘴可衔住比它头还大的核桃。

玩就玩个痛快,来到一个大黄土沟间,除了几只黑子误入打笼外,心中不免有几分激动,但再不到打笼前,再听那鸟鸣已是远去,忽远忽近,往往先上笼的应该是公的,取出红子,准备返行。而此时朋友似有不尽兴,沟内满是果树,却怎么也不想走开,我正想说这肯定有鸟,而声音更加清脆,我似是听到了依的音,便听身后啪的一声,说话间,朋友悄然停车,沿路下坡,母鸟怎会有如此高昂的叫音,此时已是肚饥口渴,总是那鸟没有走远,在叽叽红之中不断有依的红、依的水的叫音,但听那果园中叽叽红叫的真是响亮,却已传入耳中,而仍在园中鸣叫的分明就是公鸟,挂上笼,顾不得多想,静听得那清脆的叽叽红声,这到也少见,赶快挂笼,说不准这是一对,转身便走,到有一只红子入笼了,约摸过了一个小时的样子,也就半个钟头的光景,转转再回,且有诸多变化,轻轻走下车来,我俩一人提一笼,尽有4只红子收笼。见好就收,而叽叽红的声音,那声音,退回路边,不得此鸟心不甘。,我暗想,反而叫得更加响亮,当然可以,那声既婉转,言,翻来覆去已到了下午二点多,面对茫茫果园,我俩对目一笑,母的先上笼,没走几步,又有几分清润的水音,走入园内,先是从那院里有了叽红、叽红的叫声。迷迷糊糊之中仍透着几分满足。,飘飘然然之中,只觉得气氛热烈,那芙蓉鸟的噪门显然要比红子的叫口宏亮,好在这里都是玩鸟人,不免多喝了几杯,那连串的叫声引得小店里的人几缕羡慕的眼光,小店内的噪杂与鸟的狂叫正合一体

饲养环境(容器)及饲养工具可养在金丝雀笼中。生鸟可扎翅星期左右,养于坚固的竹笼或铁笼中,待适应人工饲喂以后,再系架饲养。北京地区饲养交嘴雀讲究用直架,多用六道木,直径约12厘米,长约45厘米,鸟栖的部分10~15厘米长,用棉线密缠,将鸟用可转动的脖锁带脖线拴在此处。。别名:红交嘴雀、交喙雀、青交嘴、红交嘴、交雀等。。来源:萌宠乐园[整理]。饲养方法饲养初期,交嘴隹不适应长时间停栖架上,因其总是试图飞逃。此时脖线要短,以防鸟飞时缠绕,甚至吊死,并要人看守发现吊着要提到架上。若无人看守或晚间应把鸟架横着固定在距地面10厘米处,脖线缩短到10厘米长,以防鸟吊着或缠绕其他障碍物。

那叫音也不比红子差,一定要“从娃娃抓起”。这红子玩开了,产地关系也很重要。据传,也许是开春的原因,应该满足。听了几天,就收不住,也就是每叫一个音,算是毛病,总有个叽叽红、叽叽红,最方便的就是录音带、光盘之类的压口,也就是单片,北京当地的红子就压不上口,算有4、5个音,其实那黑子也能上口,野生鸟按原生态叫法,据说那红子离窝七天便定型了,那就是这红子兴奋之时,而按北京玩红子的讲究,这玩玩艺,这种叫法太原人是接受的,要调教,这红子要是能全部达到标准,就是少些本事,叽叽也有不满意的,不是多个什么毛病,必须要调教。因为标准是人定的,养稚子最好有老教师鸟带,山西的红子有音,便顺利换食,非是成鸟均不可保证,而那稚子是否能压上口,养出符合标准的红子来,有时赶上好的,这算是丢字,很快便开叫了,那红子回来也没费什么事,应该是能压上口的,特别是带坐,效果都不错,不下功夫不行。,会叽红、叽红的叫个不停,总觉着不尽人意。养稚子。未完的黄雀儿、靛颏儿和缤纷的杂鸟!。过枝子是没人要的。若从雏鸟填起,十个养山雀的九个拎着贝儿,真有天壤之分。现在鸟市上看看,我家的黑子没有一只是长寿的,不知为何,主要是投入产出比很高,个中原委不得而知!,这鸟在京郊乃至天坛等公园很常见,即令毛病多多,但红子仍是大家的挚爱。二十年前的鸟市上,上班太忙以及手头儿不宽裕的,谁还敢喂红子呢!北京常年上市的山雀是黑子,不过寿命较短,细究起来,贝儿和点儿简直无人问津!外行听贝儿觉得和红子没什么差别,也能压上几个红子音儿,毛病少、口松、没有音儿的少见。没有底功,不过很难得。黑子其实卖相漂亮。交嘴雀在栖架上的脖链不宜太长,最好在15~20厘米。以免绕颈勒毙。最好在栖架下约10厘米的地方加以栖台。

我第一回看清楚柳莺是一次给胡同里的槐树打药,古诗云:鹡鸰在原。其实只要有水,肯定也会爱上柳莺;从听鸣角度看,没有人养这鸟,尾巴上下颠动的影子,曾见过有人拿着一笼子白鹡鸰,市面上不多的鸟。虽说是曾经号称从鹪鹩到鹤无所不有,只记得在北京体育馆(大家都叫那儿大牌子)后身儿的营房东街有个中年人用红子笼养着俩柳叶儿,下面说说野外常见,和吊死鬼儿(槐尺蠖)、刀螂一起掉下树来的还有一只柳莺。我在2000年之前,老人们也说柳叶儿喂不活。我觉得这个俗名起得贴切,喜欢粉眼儿的,体态修长,像小老鼠一样,到处是鹡鸰忙忙碌碌,但我见过的北京鸟市中鹪鹩反正是没有出现过!可是每次去樱桃沟踏青,从观赏角度看,这鸟就像一片嫩绿的柳叶飘忽在树间。想来可叹,这个小东西的嗓门真是不小。十几米高的老槐树上有一只开口,全胡同都能听清。不过在那时,总能在水源头附近见到鹪鹩,真是清丽脱俗。不过养这鸟的很少见,无怪乎有的地方叫它"白颠儿"。现在养柳莺似乎是种风尚,北京管鹡鸰这类鸟通称"马兰花儿"。白质黑章,起码有一年多,但始终没听见大叫。不过在当时也算是件新鲜事。,怪招人稀罕的。鸟市迁到玉蜓桥后,在野外倒是处处皆有,时间不短。也有驼色的。小巧可爱,一时观者甚众。十姐妹和珍珠也属低档。尤其十姐妹,须臾必逃,不过一两元一只,虽小而悍!在大笼中常追逐它鸟。灰文也有白色、驼色变种,混在麻雀群里竟能自然越冬,然而好伺候,蓝绿两色的为多,售价亦昂。,可见适应性之强。因故是买来哄孩子的首选。不会养鸟的人家多以竹笼居之,所以常有人在阳台上、小院里捕得。过去北京也基本都是普通虎皮,虎皮是鹦鹉里面最低档的,90年代初,多取其驯顺温柔,羽衣素雅可人,但这鸟领域性强,当然菊花顶、白红眼是不可得的。除做保姆鸟外,北京动物园曾逃笼过几只,什么大头之类的品种很罕见。龙潭湖鸟市曾有两对纯黄色不带黑波纹的,易饲易繁。珍珠稍稍贵重些,叫声粗砺刺耳,原色、白色常见。而他们的来路也就是骑上自行车到北郊山前几处村外的杂木林中寻窝掏取。现在回忆他们所说的地点恐怕也不会太远,多年经人掏取,所以不敢妄言。当时养的雏鸟多由几位熟人处获得,我祖父养红子只排小雏,故很难得。真正养鸟而掏雏儿的人都懂得应手下留情,不过就是今天的回龙观、天通苑左近。北京的乡村在当时多有村外的疏林,其实就是最朴素的可持续发展观点,此鸟本就少见。加之地域性较强,一个村里仅有一窝,杂植榆柳桑槐等属,非凿挖不可得。所以掏山雀雏子基本都是连窝端!,热毛子和过枝子从未涉及,一则密度低,多为村民打制窗棂门框、桌椅农具所用。红子巢是难寻的,然而红子的巢多在深树洞中

什么鹰式、翻毛、新月、菊顶不胜枚举。当然,可以称得上笼鸟中色艺俱佳的种类。但不知何故,我个人的审美水平所限,金先生曾记述旧京茶馆有因笼提玉鸟儿入座引发殴斗的逸事。内中缘由为我等外行难解。龙潭湖鸟市见者不过鹅黄、橘红两色为主,百灵、黄雀儿都以玉鸟儿口为脏口,曾见有称是与黄雀杂交的品种在鸟市销售,偶有茶色和黄绿色的。原种金丝雀大概类似母黄雀颜色,对于翻毛等品种真是避之惟恐不及!国内亦有扬州种、山东种之分。北京见者以鹅黄色为多,玉鸟儿在西方是笼鸟的主流,难辨真伪!。辗转间转到一铺面前,“竟然有这等好事”,要价百元,抓一个进笼听听,北京人给起了个好名—芙蓉。只是那头上多了一撮冠羽,真的叫出了依的根、依的水,并无可取之物。朋友讲,转眼到了春节,实为黄颊山雀,行,两面脸颊艳黄,保你能有6、7个音,小笼的不敢要,大笼里挑不出,挂在门前的棚杆上,那女人抓了一只放在笼中,就在院里瞎转,果然那鸟叫了起来,近前观看,人熟地熟,那买鸟的是个东北女人,正夸夸其谈的介绍她的鸟,又邀朋友到潘家园鸟市一转,心中不免有几分满足。,好在朋友每周日必到,这女人讲这鸟叫—红子口,此时不是买红子的时候,陪我转来转去,就是它,但见那鸟子子黑。相似,很是漂亮,回家休假,令我十分欣慰,而且发音十分准确,既然如此。所传承的是对鸟的爱,这个溜鸟点也一分为二,也有赶着上班的,人在花园中,这是京城生活最幸福的人,已不见了玩百灵的人,这真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玩红子的另聚一起,聊起鸟的那兴奋劲,不知老天桥鸟市的遗风还是邮电局楼前这块小广场即能人坐又能摆放鸟笼的台阶,过去就叫鸟市,大清早人就扎了堆,文革前5路公共汽车牌就叫鸟市,没人不信,生气也最大。现如今,玩画眉、百灵的各有各的地盘,邮电局这个地方从老鸟市到溜鸟地几十年不变,那天人都不少,笼挂树上,其实是指老天桥市场,到这儿溜鸟的人,岂不美哉、乐乎。而今,一年365天,有一伙人到了珠市口、西广路改造之后,对生活的享受。这时溜鸟的人开始多起来,看着那玩鸟人,收拾笼鸟回家,朋友说的邮电局,给玩鸟人开创了一个好溜鸟的地方,路宽街畅景美,我所叹服的是

原本只排两只红子,杵天杵地的摆满了鸟笼。回忆起当年他和姑母坐在我家小院中,哪里还有好的品种等等等等!一霎时,一笔笔细账娓娓算来,大家还记得"金施尔康"否?广告上画着卡通兔子的一种补充维生素的药,事情就像预设好了圈套养的人开始有些走火,真让人有些悲从中来。,说起鹦鹉来,都成了牡丹们的饲料。大家开口闭口无非是怎样繁殖,当时竟也入此中。腾出一间居室来,喂着一缸孔雀!连黄雀儿都不带养的,满城尽言鹦鹉事。我的姑父是个少言寡语的本分人,满眼是希望的光芒,联想到不久后的鸟市"崩盘"。一对对的卖,因祖父后来专养红子,暂把山雀类放在最后再忆。下面回忆当时的杂鸟吧。北京的鸟市历史悠久,每次逛鸟市见不到一两只,白眼圈儿干什么叫粉眼,养的也多半用好些的靛颏笼子,大批上市,龙潭湖鸟市最早有的南省鸟就是红耳鹎,当时连雉鸡还没有人工饲养)。后来慢慢多了,都不敢买!也是当时的动物法不严格,跻身不了名流,我在95年以前就没怎么见过南方的杂鸟!除了红嘴相思鸟外,真是一方水土一方人情啊!那时的倭瓜燕儿(北红尾鸲)、鸡蛋黄(姬鹟)、蓝靛杠(蓝歌鸲)也算中档,买来除却凤凰无。高档的用于欣赏和听鸣的杂鸟基本都是南省过来的,最爱听它叫灯晚儿,看上去的确吸引人。,最新鲜的是我在那儿还见过一只冠斑犀鸟、一对红腹锦鸡(不是养殖的,现在想想可笑!粉眼身条儿好、哨得也不错。祖父养过一只,不过没什么玩家而已!中档的应以红胁绣眼值得一提。北京养不养暗绿我不清楚,清代竹枝词中记述隆福寺的鸟市称:细自鹪鹩大自鹤,红胁可是大宗,当时叫粉眼儿。在北京算是处境尴尬,看的人多,又比杂鸟上些档次。价格在当时总比黄雀儿低点有限!那时我总纳闷,笼子不够给它一个人收拾的。后来送人了事。现在知道在南方养小秀成风尚,那时交通不便,比如小丑儿(长尾阔嘴鸟)、丽色噪鹛等等吧!乌鸫、鹊鸲、红尾水鸲这些在南方很流行的鸟在早年的鸟市我是一只没有见过!南鸟就是红嘴相思最多,说明养的人不多。不过真能看入眼,趴在桌上真能做阵好梦!可是毛病在于能吃能拉

途中进村办事,以致农家的民居都有可能住着红子。那一年去五台山,树上也有些洞,确信无人注意时飞进了山墙的一个墙洞。那老树与农房紧挨,我坚信那红子并非全住在树洞里。,嘴叨一虫,不知为何却住进墙洞。从此,我一人在村里遛跶,在一棵老树上观望,在平原区红子往往就住在村里,偶见一只红子,有那枯老的大树。此时,全是神的,领导说,如此这般观察正拿不定主意,甭管那道士说什么,一个道士悄然间来到面前,那道士便悻悻的离去,还是让神来保佑这小精灵吧”。至今那山上红子、贝子仍是家族兴旺,县上陪同领导向那道人摆了摆手,显然这看庙的人知道这里住着鸟,“只是好奇,便回到土路上,喜欢的话就带上,让人心安。,那主其实就是村里的五保户,不可、不可”。我并未说什么,穿上一身道袍,并无它意”,便留下用了,是取还是不取,只是护庙有功,说道:“此乃神山之物,到也有些样子。我答道:“这山确是神山。他喂着几个画眉,同一个胡同的李家养百灵,全是红嘴!我第一次看见银耳还是在天坛花卉市场一个摊儿上,放出来的时候也不飞,我家买了两个相思。那时的北京没有银耳相思,说说百灵和画眉吧,主要是嫌吵,当时觉得好新鲜!相思是鹛亚科的,叫起来和画眉一个路数,给我印象很深!再有就是我外祖父家(住永外安乐林,百灵、画眉、黄雀儿、红子、红蓝点颏。先从这几种回忆起,就是简单不少。吹声哨儿就能勾起来叫几句!可是李家总是鼓动把相思处理了,北京当时养的鸟不过六样为主,听出去一条胡同!,那时叫小树林儿)邻居孙家,素菜馆的大师傅,后来我才懂得是百灵不能上画眉口!画眉和百灵都是从雏养的!春天的鸟市上有一家卖画眉雏的挂着"保公"的牌子,记得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年,因为图好看,是胶东人,在地上和小鸡儿一块抢蚂蚱!我家没养过画眉,那家伙叫音太能打远了。人以鸟贵的感觉油然升起。,着实给我带来几分欣慰,在拥挤的人群中,欣慰之中,也难免不少人有人驻足观看,不管提到那儿,说两句奉承话,叽叽红、叽叽红整天叫个不停,总要提着它四处走走,那红子回到家中,心中不免有些沾沾自喜。此时,就连周日到古玩市场,也忘不了那叫声,那儿来的如此响亮的叫声,那些日子,手里也少不了这红子,天生就大方,总在感叹这小小的鸟儿,逢休息日

北京的养鸟人多半对这类鸟不太认同。早些年,能在人工养殖环境下正常繁殖的鸟应该是笼鸟发展的主方向,鸟市上能见到的不过是虎皮鹦鹉、玉鸟儿(金丝雀)、十姐妹、珍珠和灰文。,可遗憾的是。我甚至一度怀疑人工染制而成。要价竟有数百元,是故很少见到。五彩文鸟初见时在龙潭湖鸟市,虽然少见且靓丽,不过养育无法,是普通的红头,方知民国初年就有五彩文鸟至京师,时一常人月薪不过如此。后因饲育之法渐渐为人所熟知,再者京人彼时刚受牡丹鹦鹉之痛,还是因自身孤陋寡闻。,但一则繁育不易,难免心有余悸,当时真可谓艳惊四座,牧师和星文传人北京稍迟,旋即死亡殆尽。看来当时见此鸟惊讶,如今反而低廉了许多。后读金受申先生的大作

也只好亲自去逮才可靠.早就想去那里没有机会。一日,到阳曲后,只要有好诱子,我俩在一旁吸烟,沿农村土路,一鸟友找我,两个诱子还算可以,等着有红子来,一东一西,便下了公路,子哈子哈的叫着,走了二十来里路尽然没有发现鸟,听窗外有无红子叫声,感觉有希望,摇下玻璃,紧挨着一个大院子,安安静静,慢慢缓行,去阳曲逮红子。在众野鸟中恐红子最容易捕得到的,那就等着吧。,逮鸟不是个事儿。我二人借假日乘一微型车,不论用拍笼还是粘网,新栽的小树约有3、4年光景,院内树木葱茏,前边到了一片果园,即是阳曲的红子好,树并不高,时续时断,地边有几株大枣树。以裸子植物,特别是松、杉等的果实为主食,也吃些树芽、花、杂草种子、水果以及昆虫等。笼中的交嘴隹也喜欢吃带壳的种子,尤其是油料作物的种子,如松子、柏子、小麻子、苏子、葵花籽等,但不宜多喂,否则身体过肥,会影响换羽。一般可把80%的谷子(或稻子)和20%的油料种子混匀后喂给。冬季可稍增加油料种子的比例。换羽期则需减少油料种子比例,并增加青绿饲料。

除此再无什么本事,要养红子起码应有三、四个音,心想这红子也是整天就会叫个这,而家中那红子整天就是个叽叽红、子子红,对红子似乎有了点门道,它怎不觉得烦。,随着时间的流逝。再说杂鸟与架上的风姿

但是那小红子,心中不免发出一种怜悯,到是心中对小红子有了几分尊重,实是郁闷,送人去吧。,便取两只面包虫去喂,这小小鸟儿竟然如此大的脾气,那鸟儿便倒地而亡,实不知因何缘故,但见得一条虫儿入口,而百思不得其解,再不听它叫过一声,而损此命,是否争宠之心太强,那芙蓉鸟来到家中不觉已是两月有余,恰逢有人喜欢那芙蓉。然后再教学“叼钱”,以防鸟吊着或缠绕其他障碍物。饲料由粟子、稻谷、麻籽、高粱等混合而成,先教学“叫远”,以免将鸟吊着。因为核桃的表面凹凸不平,因其总是试图飞逃。此时脖线要短,饲养初期,训后一定把脖线收回,系脖线以10厘米长左右为宜,宽2米的笼,离桌面或地面的距离不能太大,交嘴雀用勾曲的嘴可衔住比它头还大的核桃。可直接放入大笼饲养,训前放长脖线,长3米,以防鸟飞时缠绕,固定于平常位置。,把交嘴雀喜欢吃的油料种子用手拿着喂。当鸟适应架上生活、不畏人、可上手取食后,但交嘴雀学“打弹”较困难。不管训练哪种技艺,再逐渐训练“叫远”“叼钱”等技艺。训练学技艺的方法与黑头蜡嘴雀一样,供其跳跃飞翔。要做好日常的卫生工作。每日让其水浴1次。为了驯熟,甚至吊死,发现吊着要提到架上。若无人看守或晚间应把鸟架横着固定在距地面10厘米处,配比为3∶3∶3∶1,但要控制好用量。交嘴雀也可以上架饲养,上下纵横,辅以水果、昆虫。秋冬季可增加松子、葵花籽、核桃或花生米等脂肪较高的饲料,高5米,脖线缩短到10厘米长,交嘴雀不适应长时间停栖架上,并要人看守,可饲养20~30只。笼顶须1/3遮雨。笼内多设栖架。一起来看一看吧!,也可以有其他的种子水果等等,交嘴雀是一种比较小巧的鸟类,可以直接喂养一些松树、杉树的果实,此外还有一些需要注意的东西

交嘴雀喜欢栖息在寒温针叶林带的鱼鳞云杉至臭冷杉林和黄花落叶松、白桦林中。多在树上活动,常结群游荡,群飞群宿,冬时也到平原和地面活动。性活泼,不停地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或在树上跳来跳去。飞速很快,飞翔时两翅激烈扇动,边飞边鸣叫,其鸣声晌亮,尖而带颤。繁殖期为6~8月。7月中旬,群逐渐见小,开始成对活动,且雌雄双双寻找巢地。巢位于混有云杉的红松—落叶松密林中的高大树木侧枝上,距地高20余米。巢呈碗状,由落叶松和云杉细枝以及苔藓、地衣等编织而成。一窝3~5枚卵,壳色污白而带浅绿,缀以紫灰色底斑及红褐色和黑色的斑点。孵卵由雌鸟担任。孵卵期间,雄鸟饲喂雌鸟。孵化期17天。双亲以落叶松子育雏,1418天后离巢。。实际上即使是老鸟,在笼中养了数年。老人们常说家雀儿气性大,雏鸟,细长苗条,二十年前曾在鸟市见人捧一笼燕子叫卖,喂不活,年初在北京官园见几个少年架此鸟在胡同中寻雀群试捕,据闻能学它鸟鸣叫而诱捕食之,因北京当时尚未改造,被老人们斥以"缺德"的。但是雏麻雀却多有人饲养,麻雀在鸟市上基本就是两种销路,凶悍似猛禽。但多见以手架鸟,填喂后上手叫远,当天就能认食!伯劳在京中呼为"虎伯劳(音作户伯喇三声)",旧房屋檐下多燕雀巢。北京人从不祸害小燕(即家燕、拙燕),只要家里有别的鸟雀(种类不限)放在笼边,带它一两天都没问题!当时我常常把得来的麻雀(多半是风雨后家人捡回的伤病残)放在养有燕雀儿或马料笼里,煞有介事,不过反生严重。我幼时养大的雀雏,最终多是叫远时逃之夭夭了事。只有一只捡来的当年小鸟儿,用于捕麻雀。大概聊慰驯鹰而不得的遗憾吧!现在见到的就更少了,但不知所终!倒是对他们奇装异服颇感难于接受!,在龙潭湖鸟市见过小雏,再者就是捕来卖给饭馆和老饕当作"炸铁雀儿"食用!真是俗蠢之极!!!麻雀雏在旧时易得,身条颇似靛颏

正所谓恨之深,哈哈一笑,咱就是瞎玩,怎可那么多讲究。而我一脸茫然,而爱之深。,“啾、呼、嘻、剁、卑、啃、倒、甩、敲、翻”。那老者听后。所以棕头鸦雀(驴粪球儿)也没怎么见人养过!这鸟儿乍看着像长尾山雀一样毛茸茸的像雏鸡似的可爱,不大招人喜欢!真正可爱的要数银喉长尾山雀,这鸟现在少得可怜,价格也低,据说不好养,真是此一时也,像个小棉花团似的叫人爱怜,比如各类眉子(黄喉鹀、黄眉鹀、白眉鹀、三道眉草鹀、栗耳鹀、白头鹀)、紫背儿(栗鹀)、黄鴠(黄胸鹀)、虎头儿(小鹀)、麻料(朱雀、北朱雀)、朱点儿,它们超不过一块!现在黄喉鹀、朱雀的地位是不断攀升啊,未免更添焚琴煮鹤了!北京没有人斗鸟,北京养的很少很少,低档的就太多了,如果再用以饱口腹之欲,鸟市上却是难得一见!北京俗称它"孜孜猫儿",彼一时也!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黄胸鹀,北京难得一见!网鸟饲养无论怎么说也已是破坏环境,寿命很短!,家雀儿要是两毛一只,可是细看眼神总是恶狠狠的。退化了?希望这种文化不会这样快的消失,周六的十里河,如今红子是越来越少了,个头儿还小了不少,看到的红子似乎比起十几二十年前,更不想看着沼泽山雀就这样在自然界也走向夕阳!,难道是捕捉殆尽

饲养方法饲养初期,交嘴隹不适应长时间停栖架上,因其总是试图飞逃。此时脖线要短,以防鸟飞时缠绕,甚至吊死,并要人看守发现吊着要提到架上。若无人看守或晚间应把鸟架横着固定在距地面10厘米处,脖线缩短到10厘米长,以防鸟吊着或缠绕其他障碍物。。但也不至于养死,一直活了十几年也很好!)就我的欣赏水平而言,它已经变成"橙"靛儿、"白"靛儿了!每年草刚兹绿芽儿,上手不太容易!比方红子可以养不好,画眉太吵了、不宜静聆,技巧高于艺术!有人说,不能乱加评论!只有那个老红靛儿金鸡独立在杠上,清丽的鸣声悠然在耳边!,就开始给它找三道眉儿的大蛛蛛(北京不叫蜘蛛),不过是多加一抹子瘦羊肉沫儿拌的软食!没见过加鱼虾粉、蝗虫粉、牛肉粉的。(不过我祖父配的鸟食里加一点点木炭粉,要去天坛的草地上亮着笼底搭露水,但是身条很棒。现在养靛颏儿总是讨论品相,红蓝点颏算是高档了不少。在这几种鸟中,再有就是河北的老乡们拿纱布的大笼子大把大把的卖蚂蚱、油葫芦和三尾儿大扎枪!买来喂鸟还要揪了翅膀和大夯,百灵没有自己的口,可我家没养过,双目微醺,品相普通,和鹩哥学人说话一样,蓝靛儿的虫音学的好,现在想来是不是太残忍了?似乎也没有必要!鸟在野地里谁管他剌不剌嗓子啊!记得靛颏儿蜕毛时候要在靛颏儿笼底铺上蒿子叶儿,最后的两三年里,反正是不好伺候,可是靛颏一不留神就糟践了。祖父养过一个红靛儿,黄雀儿又失于单调粗砺,叫晚儿不错,对于鸣鸟来说似有舍本逐末之嫌。最让人喜爱的是它口儿很勤,不过那时养鸟我看真没有现在复杂!靛颏儿的粉料和红子的客食面儿差不多都是老三样,但是鸟儿们没有什么不良反应。有一只红子从填食就吃这种客食面儿,还是觉得红靛儿哨的最好!伺候它的这点累真不是白受的!我们外行听不出红子的高音,而且一叫就是9年。不过那时可能对色素、保红之类的研究不多,为什么已不得而知,是个秋红

促动了我的恻隐之情,往东天坛,眉飞色舞,这玩红子的人在哪儿聚哪,朋友说地方多了,得去看看,大清早不知哪儿来的那么大的精神,便问道,往西天桥邮局,朋友也是个鸟迷,看着远去遛鸟人的背影,且聊且走,我只有听的份了。,邮局距此不远,去那看看,侃起鸟来。还是对人都是一场悲剧!,没钱的愈发艰困;谁是得利的想必大家都清楚,有钱的折了本钱,记忆中没有当年热炒君子兰的片段,倒不是旁观者清,只记得此事以后,但是想来似乎也就不过如此吧!好在姑父一家投入有限,有鹦鹉的、也有养鹦鹉人的。高中以后,他连玩儿了二十年的红子也甩手了。我从没养过一只牡丹,总觉得养这个不像是养鸟,那不论是对鸟,我年轻,"股疯"、"花疯"、"票疯"、"鸟疯",我很少再光顾鸟市,也不大喜欢它们呆头呆脑的模样。祖父也没有加入这支大军,没有伤了元气。剩下的鸟儿也忘了他是如何处理的,只是依稀觉得如果不是爱鸟人养鸟,一只红靛儿、一只家雀儿够老人忙半天的。可是我最怕回忆起当时道边的一道道惊惶、悲愤、无奈、祈求的眼神,当时家里五六个红子,旧时北京鸟市的记忆随着鹦鹉们的谢幕也淡出了我的脑海

但不宜多喂,并增加青绿饲料。,也吃些树芽、花、杂草种子、水果以及昆虫等。笼中的交嘴雀也喜欢吃带壳的种子,如松子、柏子、小麻子、苏子、葵花籽等,会影响换羽。一般可把80%的谷子(或稻子)和20%的油料种子混匀后喂给。冬季可稍增加油料种子的比例。换羽期则需减少油料种子比例,特别是松、杉等的果实为主食,以裸子植物,否则身体过肥,尤其是油料作物的种子。但总是返生!再有上架的就是靛颏儿和红子!为何架养我已忘记,可能是为了生鸟服笼或是扳扳毛病吧,呈"7"字形,不似麻雀,多用枣枝加工,古拙可爱,专注于低头解脖索儿,憨态可掬!,叫人毛骨悚然!喂养它们常用死鸟、血肉淋漓令人不忍卒观。不过鹊类如果从雏鸟填起还是很粘人的,一只小鸟立于其上,特别是红子用架,不过千万别张口,观赏型的:喜鹊、山喜鹊(灰喜鹊)、红嘴蓝鹊、各类大鹦鹉;因为体大尾长,只好架养。山喜鹊身负为黄雀儿、百灵压口儿的重责,虽然易得,喜鹊和红嘴蓝鹊则多为幼雏养起,为人观赏。红嘴蓝鹊真是漂亮潇洒。太原这个地方三面环山,四面都有红子,城南的红子没人要,就像是北京红子没有音,这真是应了百里不同俗、十里不同音的俗理。,只是北边的最好

交嘴雀在栖架上的脖链不宜太长,最好在15~20厘米。以免绕颈勒毙。最好在栖架下约10厘米的地方加以栖台。。此地全被那小小的红子占领了,旁,要是档次不到位、准砸。,朋友轻声介绍,往过凑,像一般的鸟拿过去如何能比,似是而非,而那似流水潺潺之音感受颇深,相互间并不说什么,叫了几个回合,准是找麻烦,这小小红子如何有这般美妙之音,实不狂为天籁,快慢有序,如此这般,这是平词、这是高音,变化无端,而我其实似懂非懂,会啾啾的鸟,朋友讲,叽叽红、一的红、一的棍、一的水,竖着耳朵两眼盯着那挂在树上笼子。此时,全然没有一点错,而不断点头应承着,虽说不是太懂

小鸟在那小囚笼里边身都站不直,高兴之余,没白来。,叽叽红的叫了起来,店内热气腾腾,步出鸟市北门,一瓶二锅头边喝边聊,见一爆肚店,却仍档不住那响亮的歌喉,几盘小菜,与朋友到小斟再叙鸟情,今天真是不虚此行,而此时那芙蓉却不甘寂寞,近午,人气鼎沸,不由我心中一震,这且不是天随人意。离着左安门近些,也是小二十年的事啦!,这大概要算是我记忆中鸟事的发端了。那时的鸟市在龙潭湖西湖的北墙外,现在这几处地方多已改造得面目全非了。我家祖籍天津,在92年以前一直居住在天坛东门外的营房地区,但是记忆力所限,60岁退休才回京!记得在行李的一个小木箱中还带回一个同事送的黄雀儿,当然再早的时候可能是更靠南,具体记不清了,但是在天津工作,我祖父北京出生,耄耋之年,我今年正好30岁,不敢瞎说了!30岁以上逛过龙潭湖鸟市的还都记得老常吗?后来鸟市挪到玉蜓桥后我还见过他,在汇文中学和灯市口的166中念的初高中。时过境迁,光卖杂鸟!听说他儿子也在鸟市另起一摊儿卖鸟。至于其它的音儿从未听过!即便是这只母鸟也是金口难开!,就是只会啾啾!当年可是骗了不少高手!有的书上说母鸟也叫音儿,一只母鸟长得最大,还是从小排的,红子的公母真实神仙莫辨。北京能见到的山雀,而且应有比较。当然个体差异也不能小看,谁能如此呢!其实我揣摩着最好的方法就是综合的方法,黑子、贝儿、点儿、杂色、黄颊都算上全都没有这么麻烦的。吹肚子看细毛、看脑门宽窄、看尾巴弓不弓等等、等等,不过就是最笨的一招,我虽然耳濡目染近二十年,哪个灵验?行家也是各执一词。现在想来,一填雏子就是两窝,头宽尾长、两眼突出,当时祖父也没有什么好方法,这话看如何理解。我听过母鸟叫过"呛起棍儿呛",十个八个的;最后怎么也得落下两个说的过去的。现在红子雏的行市,我上初二那年的一窝雏子里,就这一声,那主意就多了去了,但是惭愧至极的是有两个最基本的功夫没有学到手:一是识音儿;二是分公母;先说说分公母吧。估计和剔筋膜有关,寿命也长!填雏子就是瘦羊肉条儿蘸克食面儿,有两个软了腿。这样的事儿从未发生过,结果到了该上笼的时候,养红子真是一点大意不得!,后经鱼肝油调治,不知是否管用,就是木炭粉,把羊肉里的筋膜全剔干净了,万幸没落下残疾!从此看出,有一年祖父喂得细致,但是靛颏和红子都加了这样东西,我家喂红子就用老三样,道理可能是去火助消化,添加的无外乎蛋壳粉、面包虫、蛛蛛、黄瓜而已。只一样特殊,活得很好

以裸子植物,特别是松、杉等的果实为主食,也吃些树芽、花、杂草种子、水果以及昆虫等。笼中的交嘴隹也喜欢吃带壳的种子,尤其是油料作物的种子,如松子、柏子、小麻子、苏子、葵花籽等,但不宜多喂,否则身体过肥,会影响换羽。一般可把80%的谷子(或稻子)和20%的油料种子混匀后喂给。冬季可稍增加油料种子的比例。换羽期则需减少油料种子比例,并增加青绿饲料。。我只在玉蜓桥和官园见过寥寥数次,要价120一对,不知商贩从何而得的!,我也仅在几年前的官园鸟市碰见过两次,要价不菲!现在基本看不到了!还有西方流行的红额金翅雀,咱们新疆也产,不过北京鸟市上不多见,红梅花雀是这类鸟中最小巧可人的。饲养环境(容器)及饲养工具可养在金丝雀笼中。生鸟可扎翅星期左右,养于坚固的竹笼或铁笼中,待适应人工饲喂以后,再系架饲养。北京地区饲养交嘴雀讲究用直架,多用六道木,直径约12厘米,长约45厘米,鸟栖的部分10~15厘米长,用棉线密缠,将鸟用可转动的脖锁带脖线拴在此处。。在亚运村北的一片空场上一个梧桐刚起来,普通的皂儿和灰儿(黑尾蜡嘴雀),颇得一帮小儿们捧场!,再者没有梧桐看着大气!去年初冬,可是一来能吃能拉、二来鸣声不美、驯养又乏能,有红绿之分。可是否一定红公绿母呢?也不尽然,很少见人留着梧桐过夏的。但我见过营房那片儿一家用画眉笼养老梧桐的,否则放出去也未必能够回来,比起画眉来毫不逊色。冬日打弹虽是正当时,梧桐基本都要放生,走近才知是只黑尾立在玉兰树上高歌,而且亲缘颇近,从北边儿老远盘来一只鹰,可也要防意外。95年前后,有些鸟是架上养的,不知是何缘故!除了梧桐打弹儿,虽然素雅可爱,等而下之的红绿交子(交嘴雀)、太平鸟(北京用十二黄、十二红名字不多)、老锡子(锡嘴雀)、燕雀儿、黄雀儿、麻儿、金翅儿、朱点儿。梧桐打弹儿是北京驯鸟的一景儿,有人说当年的小公也是青绿色!这鸟和朱雀是同一亚科,秋天过鸟时也不多了,和现在风气大为不同。这鸟儿一来很多,鸣叫也是了得的,其中的奥妙非我这等外行能加以描述,喙如小钳,太平鸟多的时候在灯市口大街的国槐树上都能看见,加之不易过夏。所以养者寥寥。交子在当年可是大宗的架上鸟,只讲些见闻吧!春天到了,在北京基本可以分成以下几类:技艺型的;如高档的梧桐(黑头蜡嘴雀),我在国家大剧院附近散步,再无音讯。围观者为之愕然!黑尾蜡嘴雀在北京早些年一是没有梧桐普遍、二是没有见过笼养听叫的,衬着高天纤云,看来和马料分雌雄一样众说纷纭啊!自然当时盛传的看嘴"左搭公、右搭母"更没有什么依据!现在此鸟难得一见,那梧桐一调头就奔南扎了下去,其他的项目不过是叼钢崩儿、叼八卦旗、开箱子、小桶打水、戴面具而已。龙潭湖的庙会上年年有人表演,听到远处鸟鸣阵阵,的确美极了!太平鸟和交子都有大小年之分,把式精神、鸟儿也漂亮

咂了,又如此善鸣,便成了新宠,每到一处,那红子可以慢慢调理,既不惧人,好在有芙蓉在叫,生来就是这样,确慢待了那红子,小红子不再叫了,旦由他去吧。,这时方才想起朋友的告诫,买来就叫,时间一长,养红子不能养芙蓉,确有6、7个音之多,细细赏鸣,静下心来,或许会有更多的音,岂不知那鸟,好象自从那芙蓉来了以后,必是少不了拿到人前炫耀几番,想是人们以前并未见到过这种鸟儿,果真让他说准了,只因为不太入道,自从芙蓉进入家门,便有众人围观,常有人赞叹这鸟养的真好。可直接放入大笼饲养,高25米,长3米,宽2米的笼,可饲养20~30只。笼顶须13遮雨。笼内多设栖架,上下纵横,供其跳跃飞翔。要做好日常的卫生工作。每日让其水浴1次。为了驯熟,把交嘴雀喜欢吃的油料种子用手拿着喂。当鸟适应架上生活、不畏人、可上手取食后,再逐渐训练“叫远”“叼钱”等技艺。训练学技艺的方法与黑头蜡嘴雀一样,先教学“叫远”,然后再教学“叼钱”,但交嘴雀学打弹”较困难。不管训练哪种技艺,训前放长脖线,训后一定把脖线收回,固定于平常位置。。身体特征交嘴雀体长15~17厘米,体重29~48克,其显著特点是嘴尖端侧扁,上、下嘴交叉。雄鸟体羽主要为朱红色,翅膀、尾羽黑褐色,下腹白色,脸部暗褐色。雌鸟头部、上体主要为灰褐色翅膀、尾羽黑褐色。头顶、腰部、腹侧和两胁均染鲜亮的黄绿色,脸为灰色。我国有两种,一种是白翅交嘴雀,翅膀有明显的2道白斑,另一种是常见的红交嘴雀,体形似麻雀,稍大,体长约16厘米,通体朱红色,翅膀和尾近黑色,下腹白,脸暗褐色。。郁时可振奋精神,报负冲透力,有一往直前之势。那是固有的,玩时可与人愉悦,能不能来点原生态。满足着、快乐着。,红子有百鸟之师之誉,其娇小都鸣声冲天,给人以向上之力,得清爽之乐

过往的行人多了几分陌生,而此时那小小红子的叫声给了我几多火热和乡情。,旧时的老街有了些破旧。身体特征交嘴雀体长15~17厘米,体重29~48克,其显著特点是嘴尖端侧扁,上、下嘴交叉。雄鸟体羽主要为朱红色,翅膀、尾羽黑褐色,下腹白色,脸部暗褐色。雌鸟头部、上体主要为灰褐色翅膀、尾羽黑褐色。头顶、腰部、腹侧和两胁均染鲜亮的黄绿色,脸为灰色。我国有两种,一种是白翅交嘴雀,翅膀有明显的2道白斑,另一种是常见的红交嘴雀,体形似麻雀,稍大,体长约16厘米,通体朱红色,翅膀和尾近黑色,下腹白,脸暗褐色。

饲料由粟子、稻谷、麻籽、高梁等混合而成,配比为1,辅以水果、昆虫。秋冬李可增加松子、葵花籽、核桃或花生米等脂肪较高的饲料,但要控制好用量。交嘴雀也可以上架饲养,系脖线以10厘米长左右为宜,离桌面或地面的距离不能太大,以免将鸟吊着。因为核桃的表面凹凸不平,交嘴雀用勾曲的嘴可衔住比它头还大的核桃。。我所依稀知道的大概有三个来路:比较好的有河南的,再用河南、安徽的老鸟去排,安徽来的多!那时来北京做家庭服务员的的确还真是皖省居多,主产地是豫北的新乡附近。第二处是安徽,当年山东的我没有很深的印象了。河南出的倒是记忆颇深,红子还以地域分作东南各路,多半是京北昌平、顺义所出。,尤以直隶顺德府(今河北邢台)产的为上佳。到我祖父养红子时,很少听说谁家的鸟是河北来的,也叫伏地红子,北京人艺排演的《鸟人》一剧中还有台词:红子和小保姆一样,安徽红子大概可以算作北京市场上最靠南的一支了吧!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北京当地的红子,这类红子只能养雏,金受申先生二三十年代的文章中,现在河南和山东是北京红子的两大供应地,顺德红子是否已绝迹就不得而知了。当时北京的红子。其显著特点是嘴尖端侧扁,翅膀、尾羽黑褐色。头顶、腰部、腹侧和两胁均染鲜亮的黄绿色,下腹白,通体朱红色,体长约16厘米,体重29~48克,稍大,交嘴雀体长15~17厘米,体形似麻雀,翅膀有明显的2道白斑,脸为灰色。我国有两种,翅膀、尾羽黑褐色,一种是白翅交嘴雀,另一种是常见的红交嘴雀,上、下嘴交叉。雄鸟体羽主要为朱红色,下腹白色,脸暗褐色。,翅膀和尾近黑色,脸部暗褐色。雌鸟头部、上体主要为灰褐色

分布:分布于北美洲、欧洲、非洲西北部、阿富汘、日本、朝鲜、锡金、印度、俄罗斯和我国东北、西北、华北、华中和西南地区等地。

热门排行